青澈.

「双玄」大概是个小甜饼(粮少)

*双玄

*第一次发  严重ooc预警

*小甜饼(吧)

*私设如山

*不喜勿喷

太子殿  设宴。

不知为何 风师总觉得心里空空的 但看到此番场景 他仍是一手撑开那风师扇 一手向太子那边打了声招呼

“太子殿下 恭喜啊!以后去了鬼界可别忘了多回躺娘家! ”

“???”谢怜不禁扶额,师青玄你把我当成了什么??

现已是日中,来的宾客愈来愈多,风师抬眼望了望四周,都是熟悉的面孔,风信与慕情来的最早,却不肯早早坐下。

“等一等玄真将军,有话好好说,别翻白眼啊!”
“等等南阳真君,玄真将军翻白眼是他的事,你别骂人啊!”

果不其 又是风师解决了这些琐事,宴会才得以安宁

“人都来齐了啊......明.....不....”风师喃喃道 少留颦紧眉 无奈苦笑的自嘲了一声 将那份空洞洞的情绪压进了心底。

这一幕却被殿前一袭黑衣的男子看在眼底。那男子皎如玉树临风前,坦然一书生,只是他浑身散发的却不是内秀之美 ,而是一阵阴冷之气,令人忍不住瑟瑟发抖,幸而在座的诸位都是声名赫赫的神官,受的住这鬼气,可这显而易见的寒气却无一人发觉,倒是有几分诡异。

一霎,风师不见了。

众宾一如既往,气氛却是越来越活跃。

“哎 你们说这黑水玄鬼真的不会对风师大人做些什么吗 毕竟.....”忽然一人打破了这氛围。
“......”无一人回答。

只有花城兀自在那 嘴角勾起。谢怜仿佛是明白了些什么,微征了一下。随后缓缓说道
“也罢,他们一神一鬼之间的恩恩怨怨也是时候该清理一下了。”

风师还没愣过神来,只觉有一阵风袭过,便发现自己已被带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。

倾酒台。

风师愕住了,逡巡才惊呼一声
“……明兄!”

那人明显嗤了一声,眼里尽显嘲讽之色。

“…贺…....贺兄”风师脸色煞白,见对方不语,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
“恁时京城,借法力还风师扇的人可是你....”

那人一挑眉
“不。”他斩钉截铁。

风师见状,打开那柄玉骨折扇摇了摇头。
“明......贺兄可是忘了 以前你吃东西没带钱找我借钱也是这股理直气壮的样子......”

贺玄头上青筋暴起。

顷刻,他看着师青玄丝毫没发觉自己说错话 眼巴巴看着他的样子,顿然心境开阔。

“我饿了。”
“恩....啊??”青玄被他突然来的这句话给吓到了。

贺玄心想。
无妨,晚上再吃。不心急。

青玄见他嘴角微微上扬,打了一个寒噤。
贺兄这.....怕不是嘴抽筋了...??

〔end〕没有车  我还小 怕翻车.